海月です。
沉溺於以生命追求至上的存在方式的人們……。流連于桑原水菜的世界。
肤浅地喜欢着pm。
亂七八糟。
バラバラにちらばって
あたしはテーブルの下♪

自己被某人的桃花眼帥到了……不行啊不行啊。瑪爾斯每天都是這麽可愛呢。

貴校男團(誤)依次是歐文 鄧默爾、奧古斯基 科洛夫、西爾 周、弗萊徹 拉格倫和赫謝爾 格拉頓。一個謎之夏裝(還給弗萊徹套了露臍裝,我真是……)

沉迷布拉德的金閃閃長頭發……唉怎麼這麽好看呢!!!

“倘若現在還能偶然在大街上碰見他,我說不定就會衝上去握著他的手,告訴他我還喜歡著他——我知道我是不敢說出來的膽小鬼,現在也許更膽小——更精明了。但是我真的……真的依然愛著。我是這麽認為的。就算看上去無動於衷,沒有任何表示,其實也還一樣的。”

“……但是,他已經不再存在于任何地方了……。”

我是席子,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感受到了。
氏照哥哥那份对末弟的深爱和悔恨。
是在群青里说过吧,如果当时自己能去,仅仅把三郎从越后救出来就好了。这份悔恨……
所以就算是要和长兄对立,就算自己也要死去,也要拼命地,救下末弟。
他真是个太好的哥哥。为人也非常优秀。他的心地是这样的温柔又坚定到让人流泪。
“这一次一定要救你。”他这样温柔地对末弟说着。既然有了悔恨的时期,就一定要想办法去弥补。
说实话霸者的魔镜这三卷,最虐我的就是亲情了。不仅是氏照哥哥,还有信玄对曾经的养子的温柔心绪、氏政迷茫的态度、幻庵和氏康的帮助,让我想着,景虎确实是令人怜爱的人啊。
当然,这一卷里散发的女王气场和计谋也实在让我折服,本能地就想拜倒在他脚下x

謎之腦洞

是說昨天晚上被拉著出門突然有了奇怪的腦洞。
……被改裝過的溫柔貼心又煩人還嘴欠(???)的智能汽車導航繫統這種設定挺適合kyo的嘛!!nuru就可以是二手車車主,接管了這個謎之車載繫統的普通上班族(?)
“nuru,不要睡著啦,前面要左轉,左轉,左轉啦,唉唉你別關啊你關導航幹什麼!!!!”
“那個,……kyo,你真的是智能導航不是人工语音嗎?……最主要的是如果是真人我就能跟你真人pk了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不要啦!”
“……你不要這樣笑,恐怖!”
↑↑
大概這樣的,要不要寫呢x或者有誰感興趣嗎xxx

去補了塞爾達終於看見了真•溫柔高玩小藍……這個一直發表情率直可靠的kyo是誰啊??誰啊???(x)不過kyo的聲音也真好聽呀,可愛可愛真可愛,雖然,嗯,就是有點想打他………………
看nkb玩捉迷藏那會兒,前兩個人當馬里奧的時候我總是想著快點!不能讓他跑了!!然而NURU玩的時候就是 啊啊啊加油NURU不要被捉到!!(雖然沒成功過x)說真的一開始就很耿直地跑出去的NURU好乖哦。吃到星星也只是去暴打kyo(我覺得他就只是想暴打kyo出之前的惡氣xx),哎呀怎麼這麽可愛呢!!(倒地)
去惡意破人家馬里奧製造記錄成功的kyo也可愛死了。烏賊娘鋪墊裏面那個“見♡づ♡け♡た♡”……哎喲我的媽呀這人怎麼能這樣...

一个政中心小片段


他靠在房间边缘,衣料摩擦着不平的有着细小颗粒的墙壁,慢慢站了起来。他叹了一口气似的笑了,嘴角咧得有点夸张,牙齿咬紧。
“所以,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再朝我开一枪吗?”他稍微偏过头,用微微眯起的仿佛是有笑意的双眼看着那边手里拿着枪的人。那人的手剧烈地颤抖着,几乎就要拿不稳手中的东西,惊慌地后退几步,然后突然跳起来一样地飞奔了出去。外面的守卫称职地给了那人一声枪响,大概正中红心。
刚才胸口的伤口已经开始停止流血了。他伸手抚摸向那里,而后按了按。手指沾上了还带些湿热的血液,伤口处有点疼痛。这大概算是我存在的证明,他想着,自嘲地笑出了声,只是根本不像是笑声,更类似于干呕。我到底是什么?他低头看着自己的皮鞋,...

終於有稍微能見人的圖了(笑)
p1-Fricear Cartyn(29),x國Kaffest天文台高級工程師、天文學研究員,魔法能力判定上限S級,流稱-Planetarium。天文台三魔頭之一(?)。
p2-Stedophys Mulland(29),x國Kaffest天文台物理學家、天文學研究者,魔法能力判定上限B級,流稱-Moonlighter。天文台三魔頭之一(??)。與Fricear是認識十幾年的朋友。
p6-關於為什麼作為高級工程師、天文仪器調理上手的Fricear同志,頻繁拒絕親自對觀測儀器進行修理升級的原因大爆料(?????)

某坑的兩個兒子哈哈哈哈。S級相當於UR,B級就是HR。作...

1 / 4

© cho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