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月です。
沉溺於以生命追求至上的存在方式的人們……。流連于桑原水菜的世界。
肤浅地喜欢着pm。
亂七八糟。
バラバラにちらばって
あたしはテーブルの下♪

Christmas Eve(シルバ生賀)

因為自己辣雞的文力所以一篇生賀拖了一周才寫完……

勉強湊合著看看吧。



       雖然算是個暖冬,但是城都的溫度還是只有那麽點兒。シルバ吐出一團白氣,整理了一下頸間的圍脖,頷首走在一條街道上。路對面的喧鬧聲傳來,他側目瞥了一眼。那邊是ポケモン商店,此時的櫥窗上裝飾了許多噴繪、雪花掛件和小人玩偶。熙熙攘攘來往的人群中顯然有不少小孩子被吸引了過去,一個個趴在櫥窗前,玻璃上很快出現了斑駁的霧氣。商店趁機推銷著特殊時期的特供商品,自然銷量良好。大概也是商店用心而為,這樣的裝飾在城都隨處可見的古建築群中絲毫不顯違和。整個城市都洋溢著一種幾乎能夠驅趕寒冷的熱鬧氣氛。

       使城都發生這些變化的是即將到來的古老的西方節日。傳說這個節日是為慶祝聖子的誕生而設,人們在誕辰的前一天晚上如過年一般團聚在一起,吃一頓豐盛的晚餐,然後從裝飾起來的松樹上取下自己的禮物。每一個許過願的乖孩子將在深夜收到來自傳說中紅衣紅帽、騎著馴鹿雪橇的白胡子老人送來的禮物。這的確是個吸引人的節日,故而連城都這樣古樸的地方,人們也效仿著慶祝這個節日,算是給平淡的生活增添一些樂趣。今天正是一個聖誕夜,所以街道上格外熱鬧。シルバ垂下眼,轉身拐入一旁的小巷,身影與這節日氣氛有些格格不入。他承認這一天對他來說也算是個特殊的日子,但是似乎也沒有什麼慶祝的意義。

       回到家,シルバ推開房門,換下了厚實內絨的靴子,然後循著電視機的嘈雜聲走進房間,不出意料地看見了某個懶洋洋靠在床邊晃著雙腿看小胡桃小姐的演唱會的傢伙。ゴールド即使是在這樣的天氣里也依然只穿了兩層衣服,體內彷彿有著散不光的熱量,不過原本一直裸露在外的膝蓋和小腿終於被長褲給包了起來。看見シルバ站在門口,他隨手關掉了電視,收起原本舒舒服服伸直的腿,非常雲淡風輕一臉就在自己家那樣地衝シルバ揮揮手:“你回來啦?” 見外?因為自己沒打招呼就闖進別人家而感到不好意思?開玩笑,自從知道シルバ的老巢在這裏之後自己就主動造訪過好幾次了,畢竟就算這家夥孤身一人住在城都,但作為R團的大少爺他家裡還是很有點好東西的。シルバ實在覺得他每次撬窗而入有點辛苦,而且每次還要冒著被路過人當做小偷舉報的風險(還真有過,不過ゴールド振振有詞地表示是自己把鑰匙落在了家裡才撬窗的,警察也就沒有多糾纏),於是乾脆給了他一把鑰匙。時間久了,シルバ也就習慣了偶爾回到家突然發現ゴールド在那裏看電視或者打遊戲——有時候還會興致勃勃地拉著自己對打,不過通常會被自己打敗就是後話了。用ゴールド的話說,畢竟是シルバ家的遊戲,輸掉什麽的也本就應該是常有的事嘛!

       シルバ走進了房間,在ゴールド旁邊席地坐了下來,曲起腿靠在床沿,盯著面前漆黑的電視屏幕發呆。ゴールド伸手去摘他的圍巾,他便轉過頭去盯著這隻伸向自己的手。ゴールド跟他對上了視線,不禁起了一陣雞皮疙瘩,於是在動作頓住一刻後又忙不迭地扯起了抓在手裏的圍巾向上提起遮住了對面的銀色眼睛。松了一口氣後ゴールド才把那條圍巾從シルバ頭上取了下來,遠遠扔到床頭,一邊做著這些動作一遍口中嘀咕著:“シルバ你真是——一直戴著那副手套也就算了,在屋裡還圍個什麽圍巾,看上去就熱死了,這才幾月份!…”他忽然間訕訕地卡殼了。シルバ微妙的表情讓他意識到了自己說話又沒有好好經過大腦。現在幾月份?已經年底了啊,天氣不冷才有鬼。ゴールド有些尷尬地抱起了臂。轉移視線望著窗外逐漸陰下來的天,他好像隱約想起自己今天特地跑來除了看看電視玩玩遊戲之外還有別的重要的事情。遠處的喧鬧聲很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站起身,走到床邊,通過小巷的窄道看向那邊的大街。シルバ看他走開,沉默著準備去廚房找點食物當中飯。身後此時卻又傳來了聲音:“想起來了,”ゴールド把探出窗外的頭縮了回來,“要聖誕了!你有想要什麼禮物之類的嗎?”

      “禮物?沒想過。”シルバ愣了一下,沒想到他是要問這個。

      “趕緊想一個啦!……晚上不是有聖誕老人送禮物麽,你什麼都不要豈不是很虧?”ゴールド絞盡腦汁想出了個理由,臉上立刻露出就是如此的笑。

      “我又不是小孩子……”シルバ心知這家夥估計又想幹什麼,難得吐槽一句之後轉念想了想,回答了之前的問題,“那就你孵個蛋給我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ゴールド誇張地大笑了起來,“把我說得跟只母雞似的。……這願望難道不是只有在心裏偷偷許下才有效嗎?”

       シルバ的眼神在他身上凝了一瞬,然後以平淡的語氣開口:“我想試試看說出來的話,會不會也可能實現。”

       雖然並沒有抱太大希望就是了。

       ゴールド皺眉摩挲著下巴,然後又痞笑了起來。

 


    “那就看你跟聖誕老人關係好不好咯。”

 

——————————————

       跟姐姐通完電話,シルバ躺倒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遠處的街道越發的熱鬧,就算關緊了窗戶也能聽見那裏傳來的歡笑聲。然而笑容現在越發地與他絕緣,於是被ゴールド稱作“面癱死魚眼”。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隔著手套感受不到皮膚的溫度和質感。是為什麼總擺不出笑之類的表情呢?

       是沒有必要之類的原因吧。

       他又想起ゴールド。那個面部表情豐富的家夥自然是經常笑的。因此看上去很沒腦子、很傻。

       聯想到這個後果,他立刻放棄了對“笑”這一問題的思考,轉而繼續盯著天花板發呆。家裡所有的燈都已經被關上,房間裏很暗,只是藉著窗外的亮光勉強能看清一些傢具的輪廓。時間還不算太晚,離午夜估摸著還有兩三個鐘頭。12月24號——十多年前的這一天他初次來到這個世界上。而現在,這一年歲也即將過去了。這麽一天究竟有什麼意義?是為了證明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又活了一年?但是聖子早已死去,為什麼還要在他誕生的這一天舉世慶賀?——因為聖子曾給世人帶來光明與希望?那他呢?シルバ看著溶於黑暗中的自己,嘴角裂開一個毫無感情的笑。生日的話,對於自己來說,果然是沒有什麼意義……吧。老爹在兩天前寄來了生日禮物,但是自己還沒有拆封。不清楚老爹究竟是樂意有自己這麽一個兒子,還是應付而已。

       シルバ把被子稍微扯到身上,平躺著胡亂地轉動腦子。睡不著睡不著睡不著,但是也不想爬起來做其他事情。就這麽靜默了似乎很長一段時間,遠處的吵鬧依舊沒有退去。突然窗口傳來小心翼翼掩蓋著但仍然很明顯的聲音,他警覺地側過頭去看。窗外有個黑影已經成功撬開了窗子,藉著光線依稀能看清是個紅衣紅帽還揹著口袋的大傢伙。他稍微松了口氣,但是依然保持姿勢沒有動彈,靜觀著入侵者的一舉一動。那家夥四下張望了一下,見沒人注意到他,便卸下背上的包摟在懷中,穿著看上去笨重的衣服矯健地爬了進來。進了屋,大概能看出是的聖誕老人模樣的人。“聖誕老人”躡手躡腳走到他床跟前,看了裝睡的他一眼,似乎是滿意地走回了床尾,剛想把手裡的口袋直接套上去,卻發現那邊已經掛上了聖誕襪。“聖誕老人”呆了一下,然後果斷把東西一個個放進去,還不忘偶爾回頭看一眼。シルバ一瞬間看見了一絲迷人的金色光華。他頓時明白過來;心裡突然被莫名鼓脹的感覺所充斥。“聖誕老人”完成之前的工作後抱著什麼東西坐到了他床邊,一雙好看的眼睛注視著他。他終於決定不繼續裝睡,猛地坐起身,接著一把將這個“聖誕老人”抱入懷中。對方先是怔住,然後熟悉的年輕的聲音響起:“……臥槽シルバ你快放開!蛋殼要被你壓碎了!!!!”

      “……安靜。”シルバ低聲在那人耳邊說著,騰出一隻手來把倆人之間的蛋挪到一邊柔軟的被子上,然後把那人抱得更緊一點,“不要動。”

       出乎意料的,那人立刻安靜了下來,也沒有掙扎,由他緊緊抱著。倆人此起彼伏的呼吸聲在黑暗中無限放大,蓋過了窗外的喧囂。隱約還能聽到心臟擂動的聲音。顯然心跳比正常頻率要快一些;但是呼吸似乎都儘量保持著平穩。透過厚實的衣服面料,シルバ感覺到了那邊人皮膚的滾燙溫度。拋開自己體溫低的原因,也難怪,這家夥平時都只穿那麽點,現在穿上這麽厚的聖誕老人裝是得有多熱。

       “這衣服一直捂在身上不要熱暈過去了啊。”シルバ聲音低沉,氣息拂過ゴールド的後頸,ゴールド不由得抖了一下,隨後有些悶悶地開口了:“……要不是想著要給你送禮物本少爺幹嘛穿這玩意兒。”掙脫出シルバ的雙臂之間,ゴールド立刻把鬍子跟帽子摘了下來丟到一邊,露出一頭被弄亂的爆炸式的黑髮,他嫌棄地看著黑暗中比較明顯的白色鬍子跟毛邊,“啊——這毛真是扎死了,什麼破質量——”

       在ゴールド碎碎念之際,シルバ已經好整以暇地坐在了床邊,側目對那個鼓鼓的聖誕襪看了兩眼,不過並沒有伸手去拿。ゴールド正好看過來,見狀便把那襪子拿了過來,放在倆人中間,開始把裏面的東西一樣樣取出來。“本來以為你已經睡了會明天才看到的,——嘛,這個是我媽織的絨線帽,我也有一頂,不過戴起來熱得要命。這個是博士老頭送的,反正是高科技產品,你肯定會用的。還有……”

       シルバ沉默地聽他一件一件地講著。其實也沒幾件東西,很快就都介紹完了。聖誕老人快遞員最後把剛纔擱到一邊的ポケモン蛋搬了過來,卻無言了。

       “這……算是說我跟聖誕老人關係很好嗎。”シルバ半垂著眼簾看著那個蛋。剛剛並沒有在意這個被自己放開的蛋,今天中午只是隨便地說了一個願望,沒想到真……他不禁想起之前某人說過的話。

       聽到這句話的ゴールド彷彿突然從迷糊中被驚醒,摸了摸那個似乎還毫無動靜的蛋,斷斷續續地辯白道:“啊?……很好?你哪兒看出來的?絕對沒到很好的程度吧……你說這蛋啊,……要不是今天你有生日特權,是享受不到這個無緣無故點名要本少爺孵蛋的待遇的噢!”

       “哦……生日特權?”シルバ露出古怪的神色,在黑暗中表情看不清晰,卻越發顯現出反著亮光的銀色眸瞳,望進去格外深邃,“你知道?”

       “認識這麽久我會不知道?”ゴールド得意地笑了起來,彷彿較勁似的與他對視。金色跟銀色的微光在錯覺中交織在一起。

       所以其實一開始拐彎抹角地是想問他要什麼生日禮物來著的。真不似自己的一貫爽氣作風——ゴールド心想。

      “生日快樂啦,シルバ。沒說晚吧?”

      “還有幾分鐘今天就過了。你可真會掐時間。”

       シルバ在黑暗中揚起了嘴角。面部肌肉有點僵硬,他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笑得很怪,不過還好沒人能看清。心中久違地脹滿了柔和的情緒,簡直有點呼吸不暢——

      “對了,你孵的蛋里是什麼。”

      “我哪知道,得等它出來呀。”

 

————————————

       世人皆為聖子降臨而翹首以盼;而我獨為你的存在而先行慶賀。

                                                                                                      END

       啊……一篇生賀碼了這麽長時間對不起阿銀大少爺!差點就跨年了!沒好好修改就先發上來了!感覺好久沒寫這麽長的短篇x文筆渣ooc我也無能為力了(跪倒在地)

       你們兩個倒是告白啊!!!(啥)

 

 

       然後回到家的阿金發現阿母在家等他。(默哀)


评论(5)
热度(25)

© chork | Powered by LOFTER